零雨R

最大秘密不藏在日记本里

暴力甜心:

*伪现实向ooc

*都是我编的不要当真






裤腿处太宽松了。丁程鑫坐在那,小腿比沙发垫高出一截,他不安分地晃着双腿,裤腿受重力自然的下垂着,露出了腿根的肌肤,就差一点。


马嘉祺转开了矿泉水瓶盖,仰起头往嘴里灌,有水珠从他的嘴角偷跑,他用手背擦了一下。


他面对丁程鑫走过去,朝他身边的刘耀文递了个眼神,后者乖乖让座,他便顺理成章地在丁程鑫旁落座。


沙发旁从凹陷到起来再到凹陷,他微偏头用余光瞟了一眼,便开始将重心往后移。


少年这个时候最是清瘦,背后的两块蝴蝶骨凸起,能撑起整件T的格调。像是天使折翼后留下的证据。他用蝴蝶骨的凸起,摩挲着马嘉祺的肩头。


他知道丁程鑫这样的目的,便也随着他往后靠了靠,让他刚好半倚在自己怀里,又换手拿了块靠垫,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他的背和自己的手肘,都垫在上面。


休息时间结束的很快。男孩们的聊天漫无天际,从游戏聊到小时经历,却又从来不从卖弄自己中跳脱出去。马嘉祺一向不太喜欢这样。他很少开口插话,只在内心腹诽,但又会随着好笑的话语浅浅笑两句。

 

 

 




敖子逸时不时会抬头看向马嘉祺,那双小狗眼里总是装不住秘密,但大家过于迟钝,也永远不会发现。他是一切滑稽话语的主人,但有时也会是张真源,也有可能是贺峻霖,但这些都不重要。他只想要看到那人笑起来,总会出现的虎牙和兔牙。像是不可思议的奇观。他那样的人,竟会拥有这些可爱的细节。


所有人都会夸他懂事,他会温柔地照顾小伙伴,也同样温柔地关爱每一个人。所以他总是藏下不开心的情绪,保证它不会从眼中偷跑,只会在深夜独身时,孤独地宣泄。


总有人会发现他的秘密。马嘉祺就是。


他用他的温柔包围着他的温柔,可两者明明是不同的,叫着不同的名字的温柔。是不是这也是他们这段关系的最好印证。他以为他们是同时注视着对方,却到头来,只是他将他的注视分出一半来与他对视罢了。


那次公司在一栋别墅里的录节目,第一个场景只有两座黑色沙发,或许是黑色,他记不太清。黑沙发中间的空隙架着泡沫塑料板,写着游戏内容。


还未开始的时候,他看见丁程鑫压在马嘉祺身上。这两人的暧昧明目张胆,任谁都看得出。握紧了拳头,他上前掺和一笔,也压在马嘉祺身上,逼问着他是不是最帅的。小孩子往往会喜欢问无聊的问题,他知道自己不小,可在喜欢面前,大家都是小孩子。


他大声地回答到,帅,帅死啦。


敖子逸只是重复,虚伪,虚伪,虚伪。


眼里却偷跑出高兴和喜悦。有些时候他真的还蛮讨厌自己的这双眼睛。藏不住秘密。


他的问题又加码,问道,敖子逸比丁程鑫帅吗?


马嘉祺却沉默了,丁程鑫附和着也问到。


他突然开始在乎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他最清楚明白那人脱口而出的会是谁的名字。可这次就让他固执吧,“回答!”他说道。


“我不知道!!”马嘉祺大声叫着。


接着是丁程鑫从马嘉祺身上离开,他观察到马嘉祺的表情。像是晴朗的天空一瞬间乌云密布。他也离开,给这场闹剧一个收尾。其实这场闹剧原先不是闹剧,是他的加入,使甜蜜文艺片变成了喜剧片。


他却不觉得愧疚。


他讨厌现在的自己,竟不觉得愧疚。


 

北京的气候不适合他。也好像在说着他到底不适合谁。原先只是几个小包,工作人员只以为是蚊虫叮咬,后来包越来越多,样子离蚊子包越走越远,才知道,这是水土不服。


水土不服的话,就要离开那个地方,于是他离开了。


走之前他去找了马嘉祺。如果离开,再见时两人便不是同等的练习生了,他知道这个结局。但也好,走之后可以逃避很多事情,比如自己马上要闯下的大祸,他不用尴尬的收尾。


会在他心里留下疙瘩吧,他想。挺好的,这样就不会忘了自己。他又开始自私。他敲开了马嘉祺的房门。


敲门声回荡在走廊,门是丁程鑫开的。


他一点也不意外。不意外为什么明明是马嘉祺和姚景元住的房间里出现了丁程鑫。这个答案一直都太过露骨了。是露骨吗,这个形容词会不会不太好,但现在不是他该考虑的事。


“……我找小马哥。”他说。


“好,要我回避吗?”


“这样最好,谢谢啦。”


丁程鑫事事周全,也是善良乖巧的好孩子,任谁都讨厌不起来,他自己也是。他怕这个对话太过于梳离尴尬,便又加上语气词来偷换气氛。不知道起了多大的效果,肯定甚微。


丁程鑫点了点头,说声哦之后就走,敖子逸却又抓住了他的胳膊说,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你在也行。


便两人一起进了门。的确不是什么大事,他只在短短一秒之内就想通了今晚的自己是可笑的。一定要去拿着自己与标准答案相悖的答案,去问教师是否是标准答案出了错,可他明明知道是自己错了,却又渴望从教师口中听到事实。又何必羞辱自己呢,敖子逸想。


这个问题可又很荒唐,偏偏没个正确答案,或许是没有的。


名为喜欢的问题。


“我明天要走了,先跟你们说声再见啦。”


然后他就跑了,他又笑自己没出息,已经做好闯大祸的准备,可却,不敢闯这个大祸,只留得一个狼狈。


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也有可能是我,乐观地想的话。他劝导自己。


可下一秒,内心又会有声音说道:


撒谎。


 

后来飞机真的飞出了北京范围,他回头望了望,只能望到茫茫无边的蓝天白云。这是最好的结局了,至少有蓝天白云。


有什么冰凉的液体划过脸颊,他一抹,泛着盐渍的味道,他又释怀地想到,再也不用担心秘密被人知道了,他在昨天晚上,被剥夺了自己最大的秘密。


他又可以重新喜爱自己的眼睛了。像原来喜欢马嘉祺那样的喜欢,不,还要更喜欢。


 

 

 



丁程鑫在敖子逸离开后,冲着那个背影大叫着敖子逸的名字,知晓了他不会再回头,他又像喃喃自语的那般说,你要保重。再大声地喊一遍,你要保重!


然后转身进了房间。


空调的温度低得刚刚好,也有点过线。周围的空气冰冰凉凉地刺在自己的皮肤上。他关上了门,回头看着马嘉祺。


他手上拿着的那本书还是读起来拗口的《人类简史》,只是他翻来覆去地读着那两页,紧蹙着眉头。他是一个字也看不下去,丁程鑫知道。


“马嘉祺,敖子逸喜欢你。”


“恩。”


敖子逸费尽心思藏着的秘密,却被他最不想让知道的两个人知道,而其余人却蒙在鼓中,算不算是可笑。


“可是,丁程鑫,马嘉祺喜欢你。”


马嘉祺抬头看向丁程鑫,眼底溢着无辜。还蛮讨厌的,丁程鑫说。然后又爬上了床,窝在马嘉祺怀里。马嘉祺的双臂环着他,温暖的手肘皮肤轻轻蹭着他的领口,有点痒痒的。


这是合理的。世界上最捉弄人的事情,是喜欢。有两情相悦就会有单方的苦苦痴恋,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在这种情况下面,所有的无情无义都有了双面性。


《人类简史》里写着什么内容,总是不好概括出每一个人的雏形。概括不出任何一个人的一生,他只能精确到人这一种群。这也是人的魅力。


房间里的两张床被拼在一起。而这只是马嘉祺和姚景元的房间。去年夏天,丁程鑫和马嘉祺也有机会分到一个房间。而两人却分睡两地。说明了现在状况的不合理性。


第一次睡前突袭是走运。大家才刚到北京,家族又加了两个新人,而丁程鑫和马嘉祺的关系也只停留在原先十一人共知的范围内。还没来得及更新。之前的宋文嘉都花了好长时间让他明白。


所以第一晚大家各自守礼貌,睡在各自的房间,正巧撞上了睡前突袭,便让大家都心里有底。也算是正巧没撞破最大的秘密。


 

到北京的第二天,丁程鑫到马嘉祺房间去。房间里只有马嘉祺一人在床上看书。


姚景元呢?丁程鑫问。


在洗澡,马嘉祺回答。


好讨厌啊,这样日常的对白。可问题的主人是自己。出问题的也是自己。失去了抱怨的理由。


他走到马嘉祺床沿坐下,脱掉酒店的白色拖鞋,然后钻进了马嘉祺的被窝。马嘉祺很自然地伸手揽过他,丁程鑫刚刚泛起的毛尖又被抚平了。他抬脸亲了亲马嘉祺的脸颊。他刚洗过澡,身上泛着沐浴露的味道,还是以前的味道。好像是什么祖马龙的鼠尾草与海盐。


马嘉祺认定一个味道便不会改变了。他用祖马龙的海盐香水,所以也用祖马龙的海盐沐浴露。丁程鑫想,那他认定了自己,会不会也不改变。于是他用头顶蹭了蹭马嘉祺的下巴,问他你会不会变心。


马嘉祺拿书挡住了两人的亲密,他低脸去亲丁程鑫的嘴。像是在吃棉花糖,不是游乐园里卖的棉絮状,是超市里放在货架上的一袋一袋的棉花糖,都柔软甜蜜。


好像在偷情,丁程鑫想。带着刺激的快感,加深了这个吻。


那天便是姚景元撞破他们秘密的那天。



 

 

 

马嘉祺身上总带着好闻的味道,像是夏天,又像是海边。是赤裸着脚丫才在砂砾上,发出糯糯的声音。也是举起可乐杯时,冰块打架的啷当。姚景元很喜欢。


他第一次见马嘉祺的时候,从他身边经过,这种味道绕在他的鼻尖。他问马嘉祺,你用什么味道的香水。


他说,海盐。


这味道让他想起了他的初恋。这话他没说出口。


姚景元的初恋开始的很早很早,不算是早熟。这么美的词不该用这样粗俗的形容词来形容。


那人会在他失意时躲在公园游乐器材的塑料圆筒里哭泣时,出现在两侧的空当,用温柔的声音问他,出了什么事。于是他再也控制不住,哇的一声大哭,伸手去抓他的衣服,白色衬衫上留下了皱褶还有泪水和鼻涕。那人也总不会嫌弃他,只是任由他哭着,还安抚地拍拍他的背。


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的人,这样的哥哥只能属于我一人。这样的想法从那一刻开始就在他心里的疯长。最后成了参天大树,植根心底最深的地方。


可还是有人来了,砍倒了那棵树。


那天被誉为姚景元童年里最不幸的一天。哥哥手牵着一位女生,那位女生有着长长的头发,乌黑亮丽。笑起来眼睛弯弯像一道月亮,说起话来的声音黏腻动人。好像是所有男生都该有的初恋模板。


哥哥,这是谁。他问。


啊,小元,这是哥哥的女朋友,希望你能喜欢她。哥哥说。


小孩子不懂女朋友的概念,只从电视上放的电视剧里偷偷学来。他绷着小脸,咬着下嘴唇,勉强忍住了难过时要流的泪水。他知道这时候的不同意往往会招来更坏的后果,他不是笨小孩。


好,我会的。他说。


既然是哥哥的请求,那我什么都答应。


 

而现在眼前的哥哥,也许可以换个人。


姚景元抬头看向了马嘉祺。他待人温柔,对每个人都和善,又像是没有脾气,总是耐心的。会安慰小伙伴,在每个失意的时刻。这些都很像他的哥哥。


于是他开始靠近,他想这次哥哥不能再拱手让给别人。


而偏偏,又再次失败了。


七月十九日的早晨。公司宣布出道综艺告吹,内定五人出道。姚景元不记得具体说了什么,只记得下一秒是丁程鑫的摔门而出,马嘉祺双手握拳藏在桌底。却没去追他。这也许是突破口,姚景元想。


领导走后,会议室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人。马嘉祺正打算起身离开,姚景元抓住了他的手,促使他又再次坐下。


马嘉祺问,有事吗?


姚景元摇摇头,向前靠近着,在两人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三厘米时,他以为自己要得逞了。马嘉祺却突然一笑,从鼻子里哼出气,是冷的。


“姚景元,我不是任何人,我是马嘉祺。”


姚景元记得马嘉祺这么说。


然后他便像是被戳穿了秘密,整个人脱力靠在椅背上。


是,他根本从不喜欢马嘉祺,他喜欢的至始至终,都只有哥哥一个。


 

再次走出门时,他看见了。


马嘉祺环着丁程鑫,一点一点吻掉他的泪水,用手拍拍他的肩,安慰他,嘴里念着,不哭不哭了,你还有我。


好讽刺啊。他想。怎么刚好,与当年重叠了呢。


而这位哥哥,也有着自己的温柔和安慰。但他会给予的对象,从来就不会是自己,从本质上,他就不是哥哥。


但那个给予自己温柔和安慰的哥哥,是不是也抱着这样的情感呢。


答案显而易见,却又是无解。



 

 

 

说起丁程鑫,大家都会说他颜值能打,实力过关,又努力是天生的偶像。确实,马嘉祺直认不讳。


而他说起丁程鑫,是脆弱的小朋友,调皮捣蛋却又害怕你不开心,会创造奇迹,是独一无二的。


就比如说现在,这个小可怜又窝在他的怀里,因为哭泣太用力而抽动着肩膀。又在为小伙伴哭了,马嘉祺想。


命运对他很不公平,总是让他一个单纯善良的小朋友去见识离别,去逼他长大,从去年年初的不幸到今日的被幸运包裹着的不幸,都惹他泪流。马嘉祺拍着他的肩,安抚着他的情绪,又在想去年,是谁在安抚他。我的小可怜,不要一个人面对长大。他祈祷。


他随手拿起一个口罩,温柔地挂上他的耳朵,遮住他因哭泣而红斑点点点的脸颊,然后吻他的眼睛,替他擦干泪滴,又给他戴上帽子。


他说,宝贝,不哭了,我们去训练。


他的宝贝点点头,从鼻腔飘出一声嗯,然后跟在他的身后。


走到公众视野里,马嘉祺不敢再露骨的安慰他,不敢捏捏他的手劝他宽心,让他好好地别哭了,他只能将这些话语揉进眼睛,然后时不时望向他,告诉他。


可他的宝贝还是哭的好伤心啊。


他自己对这些事情没有感觉,也会有伤心,他也不是什么铁石心肠的人。他只是习惯了将难过与伤心咽下肚子里,然后化作一句,哭有什么用,得不到什么实质性的解决。听者都会感叹他的通透。


他紧蹙起了眉头。


到了教室,丁程鑫捏捏他的手指头说,好啦不哭了,我们要出道了,我要开心一点,美好的未来在等着我,我不能落后呀。


乐观的话语却包裹着可怜的情绪,马嘉祺忍不住抬手,将他搂进怀里,点点头说,快快长大啊,我的宝贝。


 

明天会是什么样的?会是盛大的出道舞台,台下的观众无一不热泪盈眶,喊着原先的口号,祝贺他们出道。


会是人满为患的机场,也是座无虚席的体育场,黑夜包裹了整片世界,而他们眼前,只有无数闪亮的灯牌,最大的那几块连起来,是出道快乐。


出道之后,我们要用新的身份,迎接新的生活,也要迎接长大。


而马嘉祺,要一直在丁程鑫身边。







-FIN-

随心所欲写的不用太在意逻辑问题。

想回答几个可能没人问但我很想解释的几个点。

姚景元那段真的是我编的,其他人都有点事实贴着来联想,他那段我从头编到尾啊大家不要当真了!!

感觉写到最后好像画风一转了,我也找不到什么理由解释,我的确是想到哪写到哪,只能说马嘉祺的秘密就是想和丁程鑫一起面对痛苦的长大吧。

差不多就这样了吧。大家看得开心就好啦。


终身服务

小鱼宝:

1、我瞎编的,别认真,比心♥

2、HE,一发完,比心♥

3、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921128



梗from 脑洞制造机 @叶子茶🍃 和可爱 @口苗le个口羊 

迟到遥祝 @仙女一个寒泠汐 生日快乐

 

 


1、


易烊千玺是某猫一个剃须刀专卖店的客服,刚入职不久,平时工作不忙,主要就是跟咨询的客户聊聊天、解答解答问题。


这天上午,他坐在办公室电脑前,“叮咚”一声,一个ID为“秋名山车神”的客服服务分到他这里,还不等他先开口,对方一串消息已经发了过来。


秋名山车神:你好,请问你们店里的剃须刀动力强不强?


易烊千玺赶紧噼里啪啦输入消息,生怕回答晚了引起顾客不满。


易只羊:亲,请问您的胡子质地如何呢?


对方很快就回复过来,就简简单单两个字:质地?


易烊千玺想了想,再次噼里啪啦敲下字:就是硬不硬,粗不粗,长不长呢?


对方没了回应,但是聊天框左上角始终提醒“对方正在输入”,但是他却迟迟没有收到回复。他正想着要不要再补充问一句,对方的回复突然过来。

秋名山车神:……


???


易烊千玺没明白这是怎么意思,难道是自己说得还不够清楚?这时车神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秋名山车神:很硬、很粗、很长!!!


不知道为什么,易烊千玺感受到了对方莫名的激动,他有些纳闷儿,看了一眼两人的聊天记录,看着看着突然脸颊一热,“很硬很粗很长”几个字像是活了一样在他脑海里飘来飘去。


“叮咚”,又是一声响,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他使劲甩了甩脑袋,把这些乱七八糟有的没的想法赶出去,然后推荐了一款店里卖得最好的产品。


易只羊:亲,可以试一下这款哦。


秋名山车神:这个动力怎么样?


他这次没有犹豫火速回答:动力很强劲的哦亲。


秋名山车神:那动的时候,舒服吗?


易烊千玺看着这句话,一时怔住,脸颊又升起一阵热,思来想去半天可能对方想问的是用这款剃须刀剃须时会不会有什么不适感,于是他又敲下一行字。


易只羊:……舒服的哦,亲。


接下来对方又询问了一下同城购买今天是否能收到,易烊千玺跟快递确定时间以后,向对方保证三小时内送货上门,然后结束了这场咨询。


在关闭页面前又扫了一眼两人的聊天记录,什么“长硬粗”、“强劲”、“舒服”等一系列字眼落入眼睛,最后他顶着红扑扑的脸颊叉掉了两人的对话框。


 

2、


王俊凯今天晚上要去谈一个大客户,上午在家准备时发现剃须刀坏了,想买一个新的发现楼下超市巧了剃须刀断货了。


炎炎烈日,实在不想顶着大太阳出门只为买一个剃须刀,于是他打开了某猫,一搜索发现同城正好有一家专卖店,还可以送货上门,于是在和客服进行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对话并且敲定了时间后,他迅速下单。


东西送到的时间比承诺的早了一个小时,不到两小时快递就到了,王俊凯一边想着一会儿一定要给个好评,一边开心快乐地拆开了快递。


外形确实不错,看着很好看,他走到卫生间站在镜子前,打开剃须刀,结果剃须刀在他手上“嗡”震动了一下后再也没有动静,任由他在怎么按开关,剃须刀就安安静静的在他手里,纹丝不动。


他一时气结,直接一个投诉电话打了过去,对方了解清楚后告诉他会尽快处理,让他耐心等待,他又补充了一句:“我今天晚上是要去谈大客户的,这下都耽误了。”


对面立马温柔地回应:“先生您放心,我们绝不会耽误您晚上谈客户的,您稍等,我们一定会给您最满意的答复。”


挂了电话后,王俊凯又摆弄着那个剃须刀,是真的完全无法使用,心头的火更盛了。


就在此刻,电话响起,一串陌生号码,号码下小小的显示了四个字“广告推销”。他想都没想直接挂掉,没想到很快电话又响了,还是那个号码,他又挂掉,心里更烦躁了,越是心烦的时候这些广告电话越是来凑热闹。


这时手机提示有新消息,他一点开,是那个剃须刀店铺的客服。


易只羊:亲,实在不好意思,麻烦您接一下电话,我们现在立马给您解决您的投诉问题。


王俊凯反应了一下这才明白,噢原来那是他们的电话,于是高冷的回了一个:嗯。


很快电话又响了,他刚按下接听对方就急忙忙地开了口:“亲,你好,我是刚才您购买剃须刀店铺的客服易只羊,实在不好意思,我们仓库没有给您检查好货品就发出,给您带来了不便请您谅解。”


王俊凯怔住,一时竟忘记开口,满脑子都是这个低沉又好听的声音。他怎么也没想到客服易只羊会是一个男生,重点是声音这么好听,作为音控的他心头的火气瞬间就熄灭了一大半。


“您好,秋名山车神?车神?亲?您还在吗?”


对方又传出的声音把他拉了回来,为了掩饰尴尬,他故作生气地说道:“所以呢?耽误了我这么久,还骗我说什么动力很强劲,结果直接熄火?”


易烊千玺一个头两个大,没想到刚入职不久就接到了投诉,他急急忙忙解释道:“亲,我们产品好的时候真的很强劲很舒服呢。”


王俊凯听着这样的声音在耳边跟他说着“强劲、舒服”,耳朵几乎要苏掉,突然心生一计,嘴角扯起一个坏笑,故意说道:“是吗?怎么才能证明?”


易烊千玺见着车神有松口的迹象,赶紧继续努力:“车神先生,您看这样好吗?因为是同城,我们现在立马安排快递人员加急给您送一款新的过去,大约半小时左右就能到,另外终身免费给您提供服务,您看可以吗?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撤掉投诉啊?”


“哦?终身服务?”王俊凯没有回答,追问了一句。


易烊千玺听着电话里带着笑意的声音,强迫自己不要想歪,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是的,终身永久免费服务。”


王俊凯倒不在意这些,他有别的想法,于是继续说道:“噢,这样啊。那好吧,我知道你们也都不容易,撤掉投诉这个好商量。”


易烊千玺一听,整个人眼睛都亮了,急忙开口:“谢谢您,那您看……”


“这样吧,为了显示你们的诚意,你过来亲自帮我把胡子剃了,我就不投诉了。”王俊凯理所当然地说出了一个自己觉得对方不会答应的条件,等着对方回应。


易烊千玺沉默,有些犹豫,这件事本与他无关,是仓库工作人员出货太仓促没有仔细检查才导致这样的结果,他在想跟对方商量一下或许别的解决办法也可以,总之半小时内送到就好了啊。


还没等他开口,不知道何时站到他身后的部门经理立马安排道:“去,现在、立刻,你马上给我去!!!好好服务这位顾客,绝不能让他成为我们店铺有史以来收到的第一个投诉听到没!立马去!”


……


易烊千玺深深叹息了一口气,不情不愿地回答了三个字:好的亲。


 

3、


易烊千玺一路狂奔抵达秋名山车神家楼下的时候,时间过去了二十五分钟,按下电梯上到七楼,离约定的半小时还差两分钟。


他按响门铃,脑海中想象着这位秋名山车神会是什么样。


大概是一个成熟稳重、事业有成的中年男人?但是听着声音那么年轻,火气那么大,应该年龄不大。那或者是个小痞子年轻人?正当他想的入神,门突然打开,一个年轻人站在门口,一脸茫然地盯着他。


王俊凯是意外的,应该说是非常意外。刚才易只羊回复他“好的亲”的时候,他就十分意外了,没想到自己随口调戏对方的条件竟然被应了下来。


此刻震惊是因为他没想到客服小哥哥不仅声音好听,颜值还这么高,而且看起来十分乖巧,所以他愣住了,和客服易只羊两个人四目相对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易烊千玺不过片刻的怔愣便回过神来,车神长得好看,十分好看,但是他时刻谨记着自己此行的任务:绝不能让秋名山车神成为店铺有史以来收到的第一个投诉,因此他先开了口。


“那个…秋名山车神你好,我是易只羊,这是给您送来的全新剃须刀,再次就我们的失误对您表示歉意。”


王俊凯被这阵声音勾回了神,点了点头柔声细语地应着:“没关系没关系。”


易烊千玺一看对方态度很温和,赶紧继续说道:“那…咱们赶紧开始?”


不等王俊凯说话,易烊千玺便主动从旁边挤进室内,还招了招手:“车神先生,您快进来,咱们开始吧。”


王俊凯转头进去,将门关好,首先纠正了对方的称呼:“什么车神先生,我叫王俊凯,你呢?”


易烊千玺顺势报出自己的名字,然后招呼王俊凯在沙发上坐下,一边往卫生间走一边开口说着:“车…额…王先生,您请坐下稍等,我准备一下就来给你剃胡子,另外借用一下您的卫生间。”


王俊凯望着走进卫生间准备温水的那个清瘦背影,此刻觉得好像自己更像是来做客的人。


易烊千玺准备了一盆温水和一条毛巾,把毛巾浸湿后轻手轻脚地擦在王俊凯的下巴上。其实这是他头一次给别人剃胡子,心里紧张的要命,但是不能表现出来。


一切为了撤销投诉,他在心里为自己打气,然后继续擦着。过近的距离让两人呼吸都交缠在一起,他不敢直视王俊凯,眼神低垂一直落在对方的下巴上。


不知是他太紧张还是怎么,他把毛巾放下准备把水放远一点,刚端起来膝盖不小心碰到了王俊凯的腿,整个人一窜一整盆水就全都浇在了他自己身上。


王俊凯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把人拎拽着进了卫生间,拿着干毛巾给呼噜呼噜全身擦着,擦得差不多了扔下毛巾就转身走了。


易烊千玺有点慌张,胡子还没开始剃就先洒了盆水,弄湿了衣服弄脏了地板,看王俊凯直接走开的样子估计气得不轻,这……


就在他努力思考该怎么挽回的时候,王俊凯突然又出现了,手上拿了件宽大的白衬衫递给他:“喏,你先换上吧。”


“啊不用……”


“要不然我就投诉你们。”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一边摇头一边开口,先一步打断捏住了对方的命门。

 

“噢好的,我这就换。”


易烊千玺本就清瘦,穿上肥大的衬衫显得更单薄了,整个人在白衬衫里晃晃荡荡,王俊凯看着就这么走出来的人,不自觉地咽了一下口水。

 

“那……我们继续?”易烊千玺走到沙发边,低头看着王俊凯试探性地询问道。

 

王俊凯看着那双亮晶晶的眼睛,不知所措地挪开目光吗,胡乱地点了点头,任由易烊千玺伸出修长的手指捏住了他的下巴。

 

那天的剃须服务持续了半小时,期间因为王俊凯颤抖和易烊千玺紧张使得剃须刀掉下过三次,好在最后顺利完成了工作。

 

易烊千玺抱着自己的衣服离开之前,还不忘最终确认一下:“王先生,那……投诉的事?”

 

王俊凯故作严肃,没有立马回答,眼看着面前的人越来越慌张的神色,最后忍不住伸出手来揪了一下对方泛红的耳朵应道:“放心吧。”

 

于是,易烊千玺带着更红更烧的耳朵匆匆说了再见后,离开了王俊凯家。

 

 

4、

 

那天以后,王俊凯几乎每天都要从旺信上咨询一些有的没的问题,而且每次点名要易烊千玺。不管分到了哪个客服手里,最终都会在易烊千玺这。

 

因为王俊凯每次上来第一句话就是:我要点易只羊。

 

到后来,同事们只要一看到“秋名山车神”出现,就直接让给易烊千玺,还要调笑一句:“小易,你家车神又来点你了。”

 

再后来,王俊凯以要拿回衬衫为由,将易烊千玺约了出来,一起去看了场电影,还吃了顿饭。这才发现,原来两个人的共同兴趣那么多,简直是相见恨晚。

 

王俊凯喜欢唱歌,平时没事弹弹吉他唱唱小曲儿,而易烊千玺喜欢跳舞,偶尔还去酒吧表演节目;

 

易烊千玺的愿望是等有钱以后要玩遍游乐场的的所有项目,而王俊凯的梦想恰好是将来有钱了买一个最大的游乐场。

 

两个人就这么熟络起来,易烊千玺上班时间比较灵活自由,王俊凯也不怎么加班,两个人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也越来越了解对方。

 

自从两人熟了以后,“秋名山车神”便再也没有出现过,同事们都觉得纳闷儿,连部门经理也来问易烊千玺:“小易,你上次不是把车神服务得挺舒服的吗?怎么他不来点你了?要不你再去服务一次?”

 

易烊千玺听着这话总觉得哪有些奇怪,但一时又挑不出来,脸颊热热地应道:“可能、可能他最近比较忙吧。”

 

王俊凯最近确实很忙,但不是忙工作,而是忙着思考怎么追人。

 

他和易烊千玺已经完全熟了,书上说“距离产生美”,可他觉得跟易烊千玺离得越近反而越美,哪哪看着都可爱,方方面面完全就是按着他的理想型长出来得。

 

王俊凯在网上搜罗了很多各式各样的浪漫表白法,后来被他全部推翻。易烊千玺那么长的反射弧,他觉得还是适合打直球,否则对方可能压根不明白他想干什么。

 

于是在一个浪漫的傍晚,吃完晚饭他们两个人一起散步,走着走着王俊凯突然伸出手勾住了易烊千玺的一根手指,见着对方没有反应,他索性牵住了整个手,把人拉到一个无人的角落里。

 

“你干嘛?”易烊千玺疑惑,问了一句。

 

到底王俊凯还是没能把这记直球爽快地打出去,支支吾吾半天什么也没说出来,易烊千玺有些好笑,挑了一下眉扬着嘴角问道:“怎么犹犹豫豫的?王俊凯你该不会是要跟我表白吧哈哈哈…”

 

“是啊千玺,你怎么知道的!我喜欢你!”王俊凯立马顺势把话说了下去,这下换易烊千玺怔在那里说不出话来了。

 

王俊凯猜到了会是这个反应,他把脑袋凑得近了些,然后伸出手把人往自己怀里拽了拽,在易烊千玺眼角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其实从第一次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就觉得我们会有很长一段故事,到后来你穿着我的衣服给我剃胡子的时候,我都已经在想以后我们在一起生活时穿着对方衣服相拥而眠的场景了。”

 

接着嘴唇微微下移了些,在易烊千玺鼻尖落下一吻:“后来越相处越觉得你真好,又可爱又温柔,我怎么可能不心动。”

 

然后王俊凯亲了一口易烊千玺嘴角小梨涡的位置,说出了最后一句话:“所以,千玺,你愿意为我提供免费终身服务吗?”

 

易烊千玺眨了一下眼睛,然后荡漾出一个梨涡清浅的笑容:“什么嘛,王俊凯你这表白也太老土了吧,就你这样……唔。”

 

没说完的话被堵了回去,王俊凯终于将最后一个吻印在了那张微张着的嘴唇上。

 

 

 

【后记】

 

 

1、

 

两人在一起后不久某一天晚上,王俊凯强行让易烊千玺又穿上了那件白衬衫,然后坐在沙发上让易烊千玺给他剃胡子。

 

易烊千玺跪坐在王俊凯两腿之间,认认真真给那个好看的下巴涂上剃须泡,涂着涂着王俊凯就开始不老实了,手掌在他身上游走,还故意在他耳边喷洒热气。

 

很快易烊千玺浑身上下就只剩那件宽大的白衬衫了,他一把按住了王俊凯继续作乱的手故作凶巴巴地制止:“别闹,还没剃完呢!”

 

王俊凯伸手拿过剃须刀扔到了一旁,一双大桃花眼直勾勾地盯着易烊千玺:“千玺,说好的免费终身服务,你可不能反悔。”

 

那天的最后胡子剃没剃完不知道,反正泡沫倒是糊了两人一身,而易烊千玺也终于明白了王俊凯口中所谓“终身永久免费服务”的含义。

 

 

2、

 

在后来的某一天,许久不曾出现的秋名山车神突然闪现,同事发现易烊千玺不在,于是便坐到他电脑前帮助咨询。

 

秋名山车神:你好,请问这款剃须刀动力强不强?

 

易只羊:亲亲,您的胡子质地如何呢?

 

秋名山车神:质地?

 

易只羊:就是……硬不硬,粗不粗,长不长呢?

 

秋名山车神:千玺,我以为你很清楚了?

 

于是当天,整个公司都知道了客服易只羊有一个很硬很粗很长顾客叫秋名山车神,并且这是客服易只羊亲身体验过的。

 

 

 

END

 

 

 

我来啦~

 

写过的都在这:关于他和他

 

七月结束八月要来啦,八月快乐啊~

 

最后惯例比心,爱你们,爱他们。